哈哈……
好久不見,你看起來變強了不少啊……
現在說什麼都沒用了……
感謝你這樣信任我,
那麼咱們開端吧。
我會有一段「地獄般的韶光」!
這將是一段「好韶光」。
【殘酷】
本期的
FellSans
來自於一款知名度極為廣泛,真就火到不可的AU
《UnderFell》
,其間的一些元素一向被沿用至今,特別是其間國際觀中人物特質要素的替換成為各個AU套娃專業戶的轉化桌。

UnderFell
》本是第一個作為美術設計而誕生的AU,因而其劇情並不多,更多的是同人對其的二次發明,並賦予更多的設定,不過也恰恰是由於其太高的熱度,所以一些不了解的粉絲對其的某些發明(R18)破壞了原作者的規矩,也就導致了其官博的完全封閉,當然,他依然很火,因而現在有許多設定大多是屢次發明今後的成果。
【蛻化】
UnderFell
最大的一個特色便是地下國際最明顯的「善」的質量替換成了「惡」,因而地下國際的怪物往往粗獷而強壯,任意猖狂,他們都信任著「
殺與被殺
」的金玉良言,當然,這句話的原主人小花在這個國際卻是拒絕了承受這個理念,是這個國際中最為仁慈的存在。
而本篇的主角Sans倒也沒脫出這樣的設定之外,他相同變得反常煩躁且粗獷,一起也是
「殺與被殺」
格言的堅決信仰者。在這個國際,他有著一口好牙。咳咳,是非常尖利的牙齒,其間
左上方還有一顆大金牙
。喜愛穿赤色的毛衣和黑色厚外套,這外套仍是金色的拉鏈,當然或許也是這個原因,
這使得他常常流汗。
他的眼睛也是與原杉不同的
赤色瞳孔
,看起來非常兇暴。褲子卻是和原杉差不多,可是也變成了黑色加黃色。他還一向戴著一雙封閉式的
黑色手套
(他究竟多冷啊)。
【任意】
LV:4 HP、AT、DF:17
他的數值要比一般的Sans高上不少,與一般的Sans不同的是,FellSans是存在LV的,這標誌著
他從前殺死過出逃的怪物。
他要比一般的Sans稍高一點,可是他們的才能是相同的,可是
FellSans對那些才能的運用則愈加強壯且稱心如意。
一起,他對芥末醬的喜愛替代了番茄醬,而對番茄醬乃至有些厭煩(口味更重了),不過即使性情變得浮躁,但懶散仍是仍舊。他不像原杉喜愛雙關笑話,不過對[
Knock Knock笑話
]卻很有愛好(他或許也想吃拖鞋板子)。
他深信著
「殺與被殺」
的規矩,他拒接承受主角的仁慈,非常厭煩Frisk的仁慈,並期望主角也能信任這樣的規矩,並快些去送死(Sans認為主角很快就會死掉),除卻他懶散的缺點以外,主角的弱小讓他覺得底子毫無意義。
『他對逝世非常安靜』
【懦弱】
FellSans
和原杉相同,都能觀測到時間線的反常,可是這並沒有使他變得愈加活躍,他依然信任
「殺與被殺」
的格言,並保持著非常鎮定和冷漠的姿態,一起,這讓他覺得很累……乃至就算到最後「痛改前非」,他仍舊如此,同原杉相同他對未來並不抱有什麼期望,僅僅完全走向了中立算了。
(他對貓過敏,一起!黑貓!狗!)
別的,他超級厭煩小花!由於他認為它過分軟弱!
【兄弟】
相較於其他AU中Sans與Papyrus密切的聯繫,
UF中的骨頭兄弟聯繫真的是「太好了」,它們之間的聯繫根本充滿著苦楚與牴觸。
Papyrus現已好久沒有和Sans相等的交流了,每次說話,都是Papyrus站在Sans身前,Papyrus對Sans的任何懶散都毫無容忍度,這使得他常常對Sans大罵乃至有暴力的或許。
『他期望著Sans能在他的要求下變得強壯』
Sans懼怕Papyrus,他們早已不在以兄弟相等,而是稱號Papyrus為「Boss」。大多數時分,Sans在Papyrus鄰近時會焦慮不安。假如papyrus死了,Sans將不會再有任何期盼,即便是逝世。
『他期望Papyrus至少能照顧好自己』
【結語】
咱們在許多時分錯失,這使咱們在一次又一次中傾向益發悠遠的方向,但好在,咱們終究仍是重見了,並且,你還信任著我,信任著我的仁慈,咱們每個人的仁慈。
我也信任著你……
甜心……
——FlowerFell Sans
Flowerfell
此外,他還有著相當多的變體,FlowerFellSans便是其間的一員,你認為我為什麼把他放出來。
(其實我便是想放電鋸,之前誰要看富貴的說,給我吃,刀就在這兒,吃!!!)
小花:
「這篇文章不是應該現已完畢了嗎
嘿,你們在猶疑什麼?
我剛才在門外邊那等了好久了!
那幽殿下?
等等,你在看他的文章!?
天啦嚕,你最好共享一下,其它人肯定會喜愛你的……
才怪!
你真能裝,
真,可,悲……
對不住對不住……長輩讓我替個班,
咳咳,不對,我記住臺詞是……
額,你點讚了嗎?
我就知道,你還有什麼託言?
就在這兒等著?
沒有更多東西了,這個愚笨的作者怎麼或許做完它!
對,對不住!啊,不是……
啊,我先走了!!!」

Pin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