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者按:上篇譯文《反鬼魂學1》發布後,一些朋友質疑反鬼魂學的概念過於輕飄。實際上,在上個月這篇文章開端發布後,國外網友也就其「反」的邏輯多有談論,之後我會在這個專題下連續譯介一部分。今日這篇裡也有 Matt 對對立定見的回應。繼續呼籲咱們留言對此系列文章仔細又不失張狂地談論、質疑,開宗明義直抒胸臆,雷厲風行地批評,Matt 在郵件裡表明,他對此非常等待。
⬤⬤
Mark Fisher and Anti-Hauntology
我在上一篇文章中宣稱最近逝世的藝術家/製造人 SOPHIE 標誌著今世盛行音樂從馬克·費舍的鬼魂學理念中出走的嚴重改動。我以為,前進的盛行音樂製造人,如 SOPHIE 和 Arca 正在移動整個盛行音樂的理念,在一個方向,一個新的方向,他們運用的聲響組合代表了一個對鬼魂學的曩昔的嚴重突破。我把這稱為反鬼魂學。這篇文章在網上引發了風趣的談論,一些談論者站出來為費舍辯解,對立盛行音樂中反鬼魂學的說法。正如一位 reddit 用戶所稱:「費舍的觀念恰恰是20世紀的門戶並不僅僅當時聲響的組合。它們是急進的、質的前進,與當時的任何東西都不相像。」他的觀念是,就像費舍所宣稱的那樣,像森林舞曲(Jungle)[1] 這樣的門戶(以及它的各種化身)代表了一種真實的突變,爾後再也沒有被仿製過。二十一世紀一向只能重複舊有的典故,並以各種方法從頭組合,這讓咱們一向停留在構思和別致的錯覺中,而咱們剩餘的僅僅曩昔的鬼魂。從前界說了二十世紀的類型的突變,仍然附靈於無法再為自己發明任何真實新事物的二十一世紀。換句話說,鬼魂學仍然存在,乃至在今日最前進的音樂中也是如此。可是,這正是我與費舍的不合之處。他的辯解者或許會說,森林舞曲和其他門戶對他來說,代表著音樂音色的突變,也代表著與前人的徹底分裂。但這真的是實際嗎?咱們莫非不能在幾乎一切的音樂風格中追溯一個明晰的開展嗎?從布魯斯到搖滾?從搖滾到金屬?從絕處逢生的電子到科技舞曲(Techno)、浩室舞曲(House)以及它們後來的化身?乃至森林舞曲音樂的根基也能夠經過某種組合——硬核碎拍(Hardcore Breakbeat) 、科技舞曲(Techno)、雷戈(Ragga)、雷鬼(Reggae)以及其他各種風格的音樂——非常明晰地追溯到。是的,或許某些技能上的立異使得這些風格和森林舞曲之間的騰躍比咱們近年來看到的許多風格都要大,但
任何音樂立異都不是從真空中出現的。每一種文明方法都是經過潛在(virtual)勢能的差異及其與其他勢能的互動而發生的。
恰恰是這種互動導致了新表達方法的實際化(actualisation)。我信任,費舍將森林舞曲作為二十世紀最終的發明堡壘,是他自己的鬼魂學傾向的成果。實際上,費舍的常識成熟期剛好與發生森林舞曲這樣前進的音樂的年代相吻合,這明顯對他的思維發生了急進的影響。雖然森林舞曲具有急進的發明性,但它和其他類型的音樂相同,都是先於它開展的思維之集合體。
整個 CCRU 的場景是如此重視著對未來的發明,以至於任何出現的未來都不可避免地被視為令人絕望的。
雖然作為文明理論家的參閱點非常引人入勝,但我覺得費舍在《我的射中鬼魂》中對鬼魂學的許多談論,都是對此的反映。我不信任鬼魂學能夠像費舍所想的那樣,應用於現代音樂中比較前進的元素。在這裡,Xenogothic 將反鬼魂學與加快主義(accelerationism)進行了風趣的比較。他宣稱:
Bluemink 所命名的「反鬼魂學」轉向,不管他的評價多麼有道理,都能夠說是早已確立了。實際上,我想說的是,「反鬼魂學」現已有了一個姓名,而且這個姓名值得咱們記住(或許至少提示咱們自己),由於,假如沒有更好地了解它的意圖,咱們就會冒著哀悼 SOPHIE 的危險,只為了重蹈覆轍,讓她所做的作業失掉光榮。.咱們應該記住,
反鬼魂學的第一個姓名是加快主義
[2]。
可是,我以為,鬼魂學實質上是1990年代後 CCRU 加快主義運動的喧囂中不可避免的失勢。反鬼魂學和加快主義之間的聯絡是一個風趣的問題,但我以為應另撰一文,我將在下周對此作出回應。
Sonic Deterritorialisation
在2018年的一次採訪中,SOPHIE 自己對她所看到的盛行音樂現狀進行了談論。她以為:
在社會上和文明層面都有許多的作業要做。咱們現在所在的方位和我想像中的方位,以及咱們的想像力能帶咱們去的當地之間的距離,與咱們許多時分所出現的東西相去甚遠。所以我不能對現在發生的任何作業過分振奮。我真實振奮的是未來應該發生的作業。
SOPHIE對音樂現狀的昏暗的振奮,以及她企圖將自己對未來的主意帶入當下的前瞻性心態,正是我將她的音樂描繪為反鬼魂學的原因。
她和費舍相同,承受當時文明氛圍的許多方面都是鬼魂學的,但她期望逾越這些約束,她看到了未來幾年或許發生的期望。可是,在考慮反鬼魂學時,我信任有一些「盛行」的藝術家正在以一種或許連 SOPHIE 都無法做到的方法,將發明性的未來主義帶入現在。實際上,在考慮未來音樂的時分,很難疏忽委內瑞拉試驗音樂製造人 Arca 的著作。我第一次留意到 Arca 的著作是在 FKA Twigs 的《EP2》(2013年)上,他們一同發明和製造,在次年發布的 Twigs 的《LP1》上,Arca 共同聲響的影響現已滲透到 Twigs 音樂的方方面面。不久後,當我在2015年聽到 Arca 在 Kelela 的《A Message》中的製造時,我又想起了 Arca 的著作是多麼風趣。這首曲子的天才之處在於,樂器幾乎徹底由 Kelela 自己的聲響採樣組成,曲折的音高發生低聲、高音與和聲,同主音在音軌上方的狂飆構成鮮明對比。對我來說,《A Message》不僅是我之前聽到的最風趣、最有新意的盛行音樂或 R&B 歌曲的器樂,它好像真的將盛行音樂製造面向了新的範疇。實際上,
咱們能夠說,它正在以別致的方法將規範的音樂製造方法解域化(deterritorialising)。
德勒茲和瓜塔裡以為,
解域化的趨勢是資本主義制度的共同特點之一。
這個概念在《資本主義與精神分裂》一書中以許多方法被運用,但假如咱們運用曼努埃爾·迪蘭達(Manuel DeLanda)的界說,即 “任何將主體帶回到它在思維之間沒有發生固定相關時的狀況的進程”(《聚合理論》,27),咱們就能夠了解,
資本主義具有將分配社會運轉的既定結構剝離出來(解域),並在資本主義本身內部從頭樹立結構(再結域)的內涵傾向。換句話說,它有才能將願望的「活動」去中心化,並以簇新的方法進行重組。
因而,這種解域化的進程「構成了資本主義的最典型和最重要的傾向」(《反俄狄浦斯》,48)。在這裡,當然能夠看到費舍著作中德勒茲和瓜塔裡的影響。
從實質上說,費舍的鬼魂學是對資本主義在其本身邊界內從頭控制文明的才能的一種啞然的承受。
可是,德勒茲和瓜塔裡對這種傾向怎麼發揮作用提出了一個風趣的觀念。他們宣稱,願望流的去中心化,以及打亂從前樹立的次序的傾向,使資本主義「挨近其極限」:「因而,資本主義解放了願望流,但卻是在界定其極限和本身崩潰或許性的社會條件下進行的,因而,它不斷地以其惱怒的力氣對立推進它走向這一極限的運動」(《反俄狄浦斯》,164)。
我以為,反鬼魂學正是文明方法,尤其是與音樂有關的文明方法被面向極限時的成果。
或許這正是 Xenogothic 在比較反鬼魂學和加快主義時的觀念。可是,我不會以為我所談論的藝術家實質上是加快主義的(雖然必定有相似之處)。像 Arca 這樣的製造人所做的,是將不同的美學元素,以發明性的新方法從頭銜接在一同,擺脫了費舍所警覺的那種曩昔的鬼魂學的幽鬼。雖然 Arca 從2013年開端做自己的東西,但她在2020年才推出了個人最受好評的專輯《KiCk i》。這張開創性地交融了 IDM 和雷鬼盾(Reggaeton)等不同風格,而且邀請到 SOPHIE 和 Bjork 等藝術家參加其間的專輯,註定會鋒芒畢露。就如《衛報》的碟評中所描繪的:
這張專輯有一顆流體之心(liquid heart),Arca 如一本潮流日誌般不斷改換其聲響的身份。
「為了使咱們正常,咱們不用不停地安分守己。」
她在本年早些時分說,
「咱們何時不處於改動中?咱們幾乎,就他媽的,像流體。」
……她在雷鬼盾(Reggaeton)、科技電子舞曲、強力歌謠(Power Ballads)和泡泡糖電子(Bubblegum Electro)中絡繹,將每種元素都吸收到高解析度聲響規劃和光榮奪意圖、後 PC Music 式[4]音樂的聲響碎片中,構成紊亂的蜂鳴。被附靈的、性別活動的說唱與搖晃的旋律和炮彈殼碰擊地板的鏗鏘節奏被扭在一同。
雖然提到被附靈的人聲和炮彈殼碰擊地板的聲響(這參閱了 Burial 運用的採樣),但毫無疑問,Arca 的唱片是盛行音樂的一個前進。對活動性和改動的著重是一種內涵的發明性,是一種反鬼魂學的東西。可是,正如一位 reddit 用戶所談論的那樣。「這是一個質的前進?人們現在將任何舊的聲響套路和門戶搗在一同,這莫非不是咱們已無法發明全新門戶的鐵證嗎?.行吧,你現已把一切現已存在的東西都搗在一同了——你從那兒能去向何處?」關於這個問題,我或許會像《衛報》的約翰·特維斯(John Twells)那樣答覆:「這種程度的交融的危險性是其吸引力的一部分:當某件作業不見效時,其失利就會提示人們存在的複雜性。」這正是我在發明反鬼魂學這個新詞時想提出的觀念。聞所未聞的聲響美學能夠經過各種手法,經過技能前進,或許對已有聲響進行急進的異國風情組合來發生。
像 SOPHIE 和 Arca 這樣的藝術家,實質上是在用聲響發明聚合(assemblage)
。正如德勒茲和瓜塔裡在《千高原》中所說:
「聚合正是這種多重性的維度的添加,在擴展其聯絡的一起,它的性質必定發生改動」
(《千高原》,8)。換句話說,正是由於聲響的別致組合,才使聲響聚合被歸類為 「新」。每一個新的聯絡從內涵改動了它的性質,並重振其與聽眾新的銜接的或許性。特維斯稱,Arca 的音樂供給了,「通往更有期望的未來的紅藥丸」。
AI: Riquiquí;Bronze-Instances
不同類型的組合是否能發生一些質的新東西,這問題令人入神。可是,在本文的最終,我想讓我的讀者們去考慮一些真實的立異,一些必定會給20年前的聽眾帶來「未來衝擊」(future shock)的東西。Arca 發行了一張100首歌曲的專輯。在她的 LP 裡,是由 AI 完結的對一首單曲所做的100種重混版別(remix)。Bronze官網(bronze.ai/)正如她在給網絡媒體 Pitchfork 的聲明中所描繪的那樣:
你知道直到現在我還沒有答應任何人對 Arca 的歌曲進行混音嗎?Arca 的歌曲有0個官方混音,直到今日——《Riquiquí》現已得到了100個由 Bronze 的天才們發明的理性 AI(intelligent sentience)完結的混音。我曾和 Bronze 合作過一次,2019年,我給了《Echo》一種音樂言語,這是一出被孕育在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大廳裡的音樂劇,然後《Echo》開端自行講話。你永久不會在那兒兩次聽到相同的東西——兩年來,由於 Bronze 訓練有素又無法猜測的音樂 AI,它成了一個改動萬千的流。我辨認出了質感和旋律,但從未認出歌曲——關於像我這樣的作曲家來說,它仍然是我從未經歷過的真實的新事物,藉由 Bronze 使這奧秘與奇觀的體會成為或許,這是一個令人難忘的時間。
實際上,像這樣突破性的東西乃至成為或許,這應該證明了 Arca 堅持運用立異技能來打破鬼魂學的約束。在我看來,毫無疑問,運用人工智慧對音樂進行混音是反鬼魂學的。可是,
它提出了一系列關於人類發明力的實質和藝術在社會中的人物的新問題。
機器真的能夠為咱們發明藝術嗎?用人工智慧來從頭混音一段音樂,和用電腦插件來模仿樂器有什麼不同嗎?在未來,人工智慧是會成為發明進程中的一個東西,仍是會將發明進程徹底吞併?是的,開端的輸入和運用的聲響質感都是由人類製造的,但假如它們能夠被從頭洗牌、從頭排序、從頭安排,然後100次發明出新的歌曲,這其間有多少是製造者的投入,又有多少是人工智慧的投入? 我得把這些主意留到另一篇文章中去,但現在我將用哲學家和神經科學家安迪·克拉克(Andy Clark)的一句話留給我的讀者,這句話無疑表現了 Arca 所期望的發明進程的開展方向:
很快,在不需要電線、手術或人體改動的情況下,咱們將成為賽博格,這不僅僅是肉體與電線結合的外表含義,而是更深入的成為人類-技能共生體的含義:思維和推理體系,其思維和自我遍及生物大腦和非生物電路(《天然生成賽博格》,3)。
譯者注
[1] 森林舞曲(Jungle)是20世紀90年代從英國銳舞(Rave)場景中開展起來的一種舞曲風格,是20世紀90年代中期鼓起的 Drum’n’Bass門戶的直接前驅。(from wiki)
[2] 加快主義是一種政治與社會理論,以為資本主義制度或歷史上某種技能相關的社會進程應該被加快以發生巨大社會變革。(from wiki)
[3] 聚合:Assemblages,又譯作「拼裝物」或「安裝」
[4] PC Music 是一家唱片公司和藝術安排,總部坐落倫敦,成立於2013年,由製造人 A. G. Cook 運營。該廠牌推出的著作通常以變調的、女性化的人聲和亮堂的組成紋路為特徵。SOPHIE 曾為其旗下演員。
原文原載於 Blue Labyrinths,發表於2021年2月6日
Anti-Hauntology: Arca, AI, and the Future of Innovation
作者 Matt Bluemink翻譯 張鐸瀚本文轉載自
進化耳朵·屬垣有耳
頭圖規劃 10000
正文圖片為譯者所加
Blue Labyrinths 是一個重視文學、哲學、理論以及盛行文明議題的博客。本文作者 Matt Bluemink 是 Blue Labyrinths 的開創人和主編,一起也是一位哲學作者。
進化耳朵,音樂文明自媒體,介於詩與說明書之間;屬垣有耳,音樂文明與聲響研討相關的文章譯介。大眾號/微博@evolutionofear
張鐸瀚,寫作者,藝術作業者,兼事翻譯;輯有詩集《祭園田者死》。大眾號/豆瓣@奪鐸墮,微博@奪鐸墮2040
「反鬼魂學」系列文章將在 Blue Labyrinths(英文)和進化耳朵(中文)連載。Shy People 繼續跟進該系列內容。
↓ 點擊「閱覽原文」跳轉至 shypeople.cn 閱讀更多媒體內容

Pin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