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神話和希臘神話、印度神話、埃及神話有何相同之處?
秦朝的嚴刑峻法和古希臘、古埃及等的懲罰構成原因有何不同?
為什麼古埃及的莎草紙終究沒有像我國的紙張那樣被廣泛應用?
……
當你忽然看到這些問題的時分,你腦中關於我國的前史文明常識是不是很難跟整個國際的文明進行橫向的比照、連接?
而假如這些問題再演化成純英文的方式展現在你眼前,你能否以流利的英文,向國際介紹祖國的絢爛文明?又能否自傲地跟不同文明布景的人評論相互的文明根由?
赫德的學生一進入中學,就會觸摸到一門共同的課程:雙語人文課。
在這個課程中,我國文明和國際文明交融在了一同,並以中英雙語的方式學習與出現。自此,在赫德學生的學習進程中,我國和國際的人文不再彼此獨立,而是嚴密相連,成為不可分割的一個全體。
那麼學生們在這個課程中的學習效果怎麼呢?咱們一同來看看剛剛閉幕的
寧波赫德首屆雙語人文展

溫馨提示:在即將到來的
12月14日赫德中學部學校敞開日
上,咱們能夠看到
赫德學子再現雙語人文展
,到時您將親自體會「大河文明」的光芒燦爛!
12月14日周六
8:45 – 12:00
赫德中學部學校敞開日
8:45 南門報到
9:00 中學部概略介紹
10:15 赫德學子展現
11:25 雙語人文展
精心製造的展板上,學生們將我國夏商周時期黃河流域孕育的中華文明與國際其他三大河流孕育出的美索不達米亞文明、古印度文明和古埃及文明進行了橫向對照,並對「大河文明」進行了深化的了解和反思。
「孩子們自己展現板上的內容,都是他們自選的視點,每組研討方向都不盡相同。有人從商業開展剖析幾大文明的不同,有人從宗教信仰下手,有人比照剖析了不同文明的文字開展情況······你能夠從每一組的主題中,窺見一種文明與國際上其他文明的共性與不同。「
——雙語人文課程教師董沁
「在學習大河文明的時分,咱們獵奇的是,為什麼大河文明終究簡直都被外來文明所消滅或整合,只要中華文明時斷時續保存下來?沿著這個頭緒,咱們的方向轉向了農耕文明,這個國際上存在最為廣泛的文明集成。終究,咱們在儒家文明,及各類宗教文明中找到了系列頭緒,但咱們知道文明的開展撲朔迷離,必定不止於此,咱們還需要繼續探求。」
「古代我國到春秋戰國時期,本來的封建世襲制才逐步被打破, 「秦國」最早開端蛻變,一躍成為高度一致的中央集權世襲王朝。瞬間使得華夏文明站在了國際文明的頂端。而一起期的埃及儘管歷經多代的開展,但依舊是「奴隸制」社會,生產力開展受到了極大的阻止,這也是後來古埃及文明逐步消滅的重要原因。」
從確認主題到安排材料,到規劃展板,再到依據研討定論和心得編撰中英文展現稿,同學們運用所學常識,從不同的視點剖析證明了大河文明構成和開展的原因,並由此引發了咱們對國際各大文明探求的愛好。
把我國和國際一起置於當地和全球的布景之下,以人類的視角來調查中西方前史的開展,這是赫德雙語人文課程的內容宗旨。
從猿人到智人,再到各個流域的陳舊文明······經過一步步學習,學生們能夠明晰地了解國際全體的開展進程,也能看到不同地域文明的不同特色,還能學習到不同國家、區域之間相互影響、交流交融的印記——在這樣的課程中,
我國前史和國際前史不再是各自獨立的單線,而更像一張沾滿亮晶晶朝露的蜘蛛網,不管處在網上的哪一點,都能看到五湖四海相互連接的前史事件。
「在我國的先秦時期,手工業有了非常大的開展,尤其是青銅器的製造。同一時期的古希臘,制陶工藝,雕琢技能也是飛速開展。」當講到我國文明史的常識時,同學們也會很自然地把國際文明史的常識搬遷過來。
而純英文的人文講義,中英雙語的授課方式,也讓同學們的思想發生了改變,訓練了學生用兩種言語進行調查研討與寫作的才幹。只要滋潤在這樣有聯動有對照的雙語學習環境中,才幹實時進行兩種言語的自若切換和跨文明交流。
滑動檢查更多圖片
每一個常識點完畢之後,教師也會拋出一些「Think Critically(思辨)「問題交給同學們去自在探求。
How might an effective system of communication benefit a nation?
有用的交流體系對一個國家的開展有哪些優點?
What was the connection, if any, between Egypt’s geography and its achievements ?
埃及的地理位置和它的成果之間有什麼聯絡嗎?
What kinds of evidence could help prove or disprove the possible causes for the decline of the Indus Valley civilization?
哪些依據能夠協助證明或辯駁古印度文明式微的原因?
這樣的課堂上,學生們自然而然地產生了「聯動」、「對照」、「全體」的學習認識,在進行縱深考慮的一起,也會自覺進行橫向的對照與剖析。
赫德學校總督學Robert Holroyd 先生在赫德學校歡迎致辭中就說到:
「智」、「仁」、「勇」是赫德的價值觀,這三點既意味著人的自知,也蘊含著對周遭和外部國際的重視。
咱們的學生在赫德這樣的學校文明氛圍中,能夠學習到各國人民怎麼在自己的國家以及國際舞臺上日子和作業。這樣的閱歷,協助他們消除因視野限制而生的高傲,取而代之的是真實的自傲。
「在觸摸雙語人文課之前,對我來說我國的前史便是我國的前史,國際的文明便是國際的文明。可是現在,我理解了我國的儒法道墨四家與伊斯蘭教、猶太教等西方宗教其實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我既看到了我國對國際的影響,也看到了國際對我國的影響。」
「咱們學習我國的前史和文明,這些流動在咱們血脈裡邊的故事能夠支撐咱們終身的歸屬感和自豪感;而一起咱們放眼全球、了解國際,站到一個更微觀和客觀的視點去看待整個前史。信任這樣的進程,會為咱們的孩子樹立更深入的身份認同,成為一個真實的國際公民。」
——赫德中學部校長Nancy

Pin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