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促進了辛棄疾反金?
辛棄疾是華夏民族歷史上聞名的愛國詩人,也是一名武士,能夠說在武士之中沒有人比他詩寫的好,在詩人之中沒有人比他仗打的好。
他為什麼會反金,只需一個原因,他華夏民族的DNA使他無法忍受生活在異族的控制之下。
謝邀!
正好我之前寫了一篇辛棄疾反金的文章。名為:《起義抗金歸南宋》 請多多指教!
&
–>
臨安,是北宋皇室血脈得以連續的當地。這座城市本來的姓名並不稱作「臨安」,而是叫作「杭州」。大略是南歸的北宋舊臣們並不想供認「靖康之變」帶來的遷都羞恥,希冀於有一天還能奪回失地,重回汴京,才向世人宣告將「杭州」改為「臨安」,涵義暫時安靖。
可從後來的韶光裡看,這種行為未必不是掩耳盜鈴。否則也不會有南宋詩人林升吟詠的詩句:「山外青山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暖風燻得遊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兩國爭戰,只一次戰事或許就能夠奠定這個時代的基調,由於失利大多時分帶給世人的是哀痛和失望,縱然心有不甘,也未必敢再一次使盡全力地測驗,比如南宋和北金。
宋金戰亂之後,南宋並沒有擐甲操戈,整裝備戰,而是偏安一隅,盡情臨安的美景與歌舞。面臨金朝的侵略,他們大多是選取一種退讓的姿勢,以一個又一個「和約」「協議」換來國家暫時的安靖。
殊不知,在戰役時代,不平衡和不平等的公約僅僅一場場戰事之間的標點符號算了。濁世中不乏有許多野心勃勃的人,他們一旦點著了一統山河的鬥志,便怎樣也不會拋棄抓在手心裡的每一次機遇。比如完顏亮,這個對漢族的江山和文明心有執念的金朝君主。
傳說他在翻閱書本時曾讀到北宋詞人柳三變的一首《望海潮》,對詞人描繪的「有三秋桂子,十裡荷花」的臨安城心生無限神往。完顏亮深深沉醉在柳永筆下景色優勝,物阜民豐的南宋都城中,一時動了佔有之心。不得不說,這便是宋詞的魅力地點。
一個河山分兩半,北方是暗下決心的完顏亮,南邊是正歡欣鼓舞的宋高宗。北方的金朝,正修戰艦、造武器、招兵買馬,忙得如火如荼。臨安的南宋,修廟築祠,醉心江山,還以為靠著那年「紹興和約」換來的平和,能千秋萬代的傳承下去。
金風肅殺的九月,金國一個傲慢備至的標語打破了兩朝保持了二十一年的幽靜與平和。完顏亮帶領六十萬大軍,喊著「百天之內,必定滅掉南宋」的標語,兵分四路向南宋發起了大規模的戰役。
但是他沒想到的是,他敗了,不是敗給了南宋,而是敗給了自己的一顆貪婪之心。他的眼裡只看到沒有侵吞的南宋江山彌足珍貴,卻疏忽了現已得到的土地上早已生靈塗炭。戰亂停息的時代,完顏亮為了徵戰四方,強徵男丁建築戰船,鑄造武器,而忘了要安居樂業,善待大眾。
暴政之下,安有生計?大眾唯有拼死一戰,才幹為自己的未來贏得一線生機。
當完顏亮帶領著金軍的鐵騎渡過淮河時,此刻華夏正如火如荼的各路起義,在完顏亮臉上重重地打下了一記記耳光。
就在此刻,辛棄疾總算等來了這個歸於他的機遇。小巧之卦開端工作他南歸的命運,爾後山高路遠,他只管雄姿英才,氣吞萬裡如虎,做一名出塞斬賊的勇士。
但是,他的祖父卻是看不到他人生的高光時刻了。燕京歸來的第二年,從小陪他生長,給他教導的祖父便含恨而逝了。辛贊臨去的那一刻必定也在叮嚀他,要帶著他的遺願持續行走下去。
命運是這般無常的,就像這慌張的時代,是溫床也是囚籠,是富貴亦是荒蠻,不管你願不願意,都無法行走在結構之外。
佛家有雲:「當知存亡及與涅槃,無起無滅,無來無去。」現世的人們不管是平凡之人仍是特殊之輩,聽憑其在時代的激流中怎樣掙扎,在逝去時,除了虛長的年紀與身體,相同也帶不走。但是若如佛家所言,拋去咱們生計的時代大環境,人生又還能剩餘什麼呢?須知,咱們還要毫無保留地將終身交給給它。
祖父的逝去讓辛棄疾在蒼莽的濁世裡,無家可依。專心想要南歸的他,在失掉了最強的後臺之後,必然只能捉住起義的這根稻草。他知,一旦決議,便再無回頭之路。
在完顏亮撕毀二十年前籤下的休戰協議,兀自率兵攻擊南宋的那段時間裡,華夏許多當地都迸發了或大或小的起義,以反抗金國的暴政。辛棄疾一腔熱血,雄心壯志,自是不願屈於汴京,而大眾亦是需求這樣一個領路人。
他提劍而起,便召集了兩千多民起義師,結成抗金的自衛裝備。揭竿而起,便是義無反顧。這一年,他二十一歲,還未褪去少年的青澀,便將自己投進了由鮮血鑄就的熔爐裡,在完成願望的道路上越走越堅決。
金人的馬蹄聲踢踢踏踏,非常放肆,卻也讓辛棄疾兵營的殺敵士氣不斷高漲。他憑仗著特殊的軍事才幹和此前探悉的情報,帶領烈士一路過關斬將,勇敢殺敵。但謀智如他,豈不知以卵擊石畢竟不是長久之計。戔戔兩千多人若僅憑著一腔義氣行進,走不了多遠必會在紛揚的戰火中灰飛煙滅。
辛棄疾細細思量之後,決議帶領部下的起義師前往山東濟南,他的故土,參加耿京地點的農人部隊中。其時耿京的營帳下,現已聚集了二十多萬的起義大軍。他信任,將策略與力氣相結合,成功的火焰必定會越燒越旺。辛棄疾拿起掛在腰間的配劍,悄悄擦洗。陽光的照射下,他英姿煥發的臉龐和無比堅決的目光,在寶劍的鋒稜裡分外明晰。
關於辛棄疾的參加,耿京樂不可支。一個大字不識一個的兵馬勇士,迎來了他的掌書記。在耿京軍中,辛棄疾掌管著起義大軍的大印,並不時為耿京出謀劃策,助他在齊魯大地上點起一處處抗金的大火,以燎原之勢攻佔了濟南、兗州、東平等地。
辛棄疾帶著收復河山的願望,在疆場上短兵相接。一場場戰事下來,他的人生道路也逐步變得恍然大悟起來。這次起義猶如他人生的分水嶺一般,將他此前二十一年積儲的力氣,在一朝迸發,而他自己也如一隻雄鷹,打開雙翅,青雲直上九萬裡。
柳永的《望海潮》是天水氤氳的江南最為耀眼的一張手刺,也非怪完顏亮在佔有了北宋龍椅之後,還對臨安的富貴與精美記憶猶新。
完顏亮在這場戰役中一再失利,節節敗退,猶如一隻被拔了獠牙的孤狼,想大舉撕咬卻百般無法。但作為一個有著野心勃勃的君王,此次南徵如若不做出點成果,又怎樣對得起他心裡的江南夢呢?那臨安的「煙柳畫橋,風簾翠幕,參差十萬人家」還在向他招手,那「市列珠璣,戶盈羅綺,競豪奢」的富貴還在深深誘惑著他。
但是就在完顏亮背注一擲,依然率兵南下的時分,金國都城東京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宋紹興三十一年(公元1161年),留守在東京的完顏雍趁完顏亮南徵時,發起政變,在東京遼陽府自立為帝,改元大定,且頒布詔令揭露了完顏亮數十宗罪。
「溪雲初起日沉閣,山雨欲來風滿樓。」最令人心寒的工作,不是在面臨外人的損傷時無力反擊,而是被自己毫不懷疑的親人從背面劃了一刀,還力不從心。
完顏亮失掉了持續徵戰的動力,由於他的帝位來得同樣是名不正言不順。當年他殺兄奪位,現在他的堂弟撤銷於他,因果輪迴,一路貨色,似乎也沒有什麼可被指責的當地。身處前後夾攻的窘境,完顏亮灰心喪氣,終究殞身在戰場上。
巴望與實際,終是隔著層巒疊嶂的間隔,不是每個人都能修來在轉角處得見山窮水盡的緣分。完顏亮在寒冷的隆冬裡失掉了他的江南夢,辛棄疾卻等待了他生射中花團簇擁的春天。
此戰成功後,他是多麼期望南宋官兵乘勝追擊,奪回失掉的江山。但他等來的卻是一紙撤兵令。許是戰役帶給人們的傷口過分巨大了,而權利越大的人越短少勇氣。
剛剛登上帝位的金主完顏雍根基未穩,建議休戰,挑選向南宋低沉求和。面臨金人的退讓,臨安那位居高臨下的南宋皇帝自是歡欣的。這一雪前恥的榮光,恍若久別的甘霖沁入他的心房。宋高宗深深沉醉在臨安的旖旎風光裡,也底子無意再起兵攻擊金國。所以,兩國的議和事項又聲勢浩大地籌辦起來了。
出人意料的平和,讓華夏的各路起義師舉足無措。置身於這為難的境況中,辛棄疾以及一眾起義師的頭子,成了金庭和宋庭口中的響馬。好在宋高宗正處於一種欣喜若狂的成功心情中,大赦全國的許多條款中,有一條專門為起義師而立。「在山者為響馬,下山者為良民。」
機遇只需一次,專心歸宋的辛棄疾,天然不願放過。管他人山人海陽關道,已然挑選了這座獨木橋,便要一往無前地走到黑。
壯歲旗幟擁萬夫,錦襜突騎渡江初。燕兵夜娖銀胡觮,漢箭朝飛金僕姑。
追往事,嘆今吾,春風不染白髭鬚。卻將萬字平戎策,換得店主種樹書。
成功的大門往往虛掩著,只需你勇敢去推,他就會豁然洞開。前二十一年,辛棄疾一向在張望,靜待南歸的機遇。通過兩年的徵戰殺伐,他總算推開了南宋朝廷的大門,推開了他的命運之門。
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他向耿京獻策南歸,詳細分析了時下的境況和未來的形勢。辛棄疾的真摯與策略贏得了耿京的附和。但一時間,他仍心有忌憚。所以,辛棄疾自薦做一把敲開南宋大門的匕首,在宋紹興三十二年年末,與諸軍都提賈瑞帶領部下先行一步向臨安進發。第二年年頭,在建康得到了高宗的召見。
有些願望,看似悠遠卻觸手可及,而有些願望,看似近在眼前,伸出手卻什麼也摸不到。從濟南到建康,不過翻過幾座山,渡過幾條河的間隔,歷時幾個月便也到了,可他想再次踏上戰場驅金出境,收復失地,卻是終其終身也未能做到。
南歸前,他是那個兩赴燕京,率兵起義的少年英豪。南歸後,他只嘆歲月空逝,壯志難酬,不是在遙遠的當地做著幾個不為人知的無名小官,便是掉入了帶湖的山水清歡裡,進退維谷。
這首《鷓鴣天》是辛棄疾晚年隱居瓢泉時所作。上闋憶舊,便是回想自己少年時騎著快馬,帶領義師,和金兵戰役時那淋漓盡致的現象。「壯歲旗幟擁萬夫,錦襜突騎渡江初。燕兵夜娖銀胡觮,漢箭朝飛金僕姑。」他說當年自己揭竿起義,在耿京軍中時,曾帶領數萬名烈士,縱馬突襲金國的兵營。當金兵還在預備箭袋之時,漢軍的飛箭就現已射穿了他們的營帳。
不管過了多久,年少時的勇敢業績,一向在辛棄疾的腦海中迴旋顯現,念念不能忘。但是正如詞至下闕的無法與荒蕪,辛棄疾的後半生只留一句「追往事,嘆今吾,春風不染白髭鬚。」清風或許能將往事吹散,卻不能將其湮滅。他回憶著往事,也感嘆現在的自己。
最傷一句「卻將萬字平戎策,換得店主種樹書。」孤身涉險,兩赴燕京,只為探得情報。南歸後他曾寫下兩本聞名的兵法《美芹十論》和《九議》,其間字字句句,都是攻擊金國的良策,卻無情地被朝廷的「主和派」放置在一邊。此間的種種無法味道,只需他自己知曉。
在韶光的縫隙中,他痴痴地回望終身的韶光。滿面風霜之時,想起年少時「旗幟擁萬夫」的煥發英姿,恍如隔了一個世紀一般,明晰可見卻不再回來。
他以為南歸是他抱負開端的當地,只需自己一向行走下去便能找到歸宿,卻不知他腳下的這條獨木橋,是多少前人用鮮血造就的。他以為祖父的逝去是他生命裡最殘暴的工作,殊不知全部才剛剛開端罷了。
醉裡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八百裡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疆場秋點兵。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光闌珊處
少年不識愁味道,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當今識盡愁味道,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 醜奴兒
這些便是後來的辛棄疾,但少年時的他跟今後截然不同。
辛棄疾出世恰逢宋金大戰,一個動亂的時代。儘管宋對金佔了小優勢宋朝對金忍辱負重,對金的強壯心有餘悸,所以在高宗,秦檜的掌管下,割地,賠款,並將嶽飛父子送給了金,他的父親死的早,由祖父撫養長大,而他祖父辛贊身在曹營心在漢,好像是任山東的這個知開封府,所以他祖父每次吃完飯後登高望遠,給他點撥一番,並說點軍事韜略。濟南辛氏本來為秦國甘肅出來,當地人驍勇善戰,祖上有當將軍的。然後所以就說自己是將門之後。在這樣的耳濡沫染下,就覺得自己應該去報效宋國,宋是漢人的國家。後來也就有了一腔熱血去劫持張安國了。
辛棄疾出世的時分北宋大片領士現已淪亡,南宋遣使議和,偏安一隅。辛棄疾反金首要有以不兩個方面的要素:
1:其祖上世代為北宋官員,其祖父辛贊也是,後因金兵侵入,宗族人口眾多,並未隨高宋趙構南下。但辛贊從小教育棄疾應以恢復古山河,統一祖國為已任。受辛贊影響,辛棄疾從小就有歸宋之意。
2:其時金主完顏亮在金控制區內實興的是威嚴的等級壓榨準則:女真族為榜首等,漢族為最低一級。各地原北宋區內農人紛繁起義,在這種時局下,辛棄疾決然拉起一支兩千多人的部隊反金,由於在漢人眼裡,偏安一隅的南宋才是正統! 而辛棄疾一直未忘,自己是漢人的子孫!
自小遭到老一輩們的影響+本身有時令有壯志
以及他對金國控制區下人民生活的不滿
能夠看看辛棄疾1162這部電影,對辛棄疾的心思狀況的復原仍是能夠的,當然和網紅談戀愛的橋段能夠去掉。
自古漢賊不兩立,飽讀詩書,天然就會以為宋是正統,華夷之辨仍是很中心的問題的。辛棄疾,山東大漢,又是這麼兇猛讀書人,這點書怎樣會都不理解。他爹最多算是委身事金,保一方平安,私底下的教化,可一點沒斷……
而金朝之所以沒有統一全國,首要仍是漢化的不完全,金朝上層對漢家文明沒學多少,腐化墮落權利鬥爭肯定是好學生,後金就好多了,就得了全國。
是什麼促進國共兩黨放下內鬥攜手抗日?
由於在他心裡一直覺得自己是漢人,國既不國,家何故存

Pin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