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咱們的國際靜了。你會不會也覺得,
白日和夜晚,其實是兩個國際?
白日裡咱們的腳步總是太倉促,總是不知疲乏地轉動著。直到傍晚變幻,天色漸晚,從陰丹士林藍,一點一點染深成靜謐的黑夜。此時,是真的靜了。
好像稀有不清的故事與或許。那些沒來得及說的話,和在白日沒有空閒考慮的東西,都在此時,擲於心頭,泛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漣漪,收成無限回聲。
在小說《沒有月亮的晚上》裡,亦舒也鍾情這樣的夜晚,「
我所喜歡的,是一個有月亮的晚上,陰涼、靜謐、溫順,在我與夜之間,除了月色,只要蓬蓬的風。

安靜的夜,好像很合適考慮。
關於月亮,關於愛,關於自己,關於一切的實在及虛幻。
在這個暗夜裡,每一片模糊的光影,都好像有著欲訴未訴的言語。
僅僅幸虧,
漫漫長夜給予咱們安慰。
海明威在短篇小說《一個潔淨亮堂的當地》中寫道:「
白日裡,街上儘是塵土,到得晚上,露珠壓住了塵土。

在故事中,有一位白叟,一到夜晚便會單獨坐在人散後的餐館裡喝酒。白日於他,是亮堂的虛無。直到夜晚的來臨,他才好像得以安心。他將他的悉數夜晚寄予在那一處潔淨、亮堂的當地,
如同在塵世中尋覓一處安穩的庇護所
,以求頃刻的安靜與自在。
咱們也必定懂得那種孤寂和空無,某些茫然不知所措的瞬間。
或許咱們也不是想像中的那麼剛強,那麼不知疲乏。那些軟弱和細微的東西,在夜的感知力中,讓咱們看得益發清楚。
用一切的夜去化解煩惱、不安、憂慮。
抬頭,會是從來未細細看過的滿天星鬥

奏起這一首夜歌,一切都如詩般安靜。

Pin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