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滿意本身特別心思需求而對動物進行虐殺,會不會開展為殺人?為什麼?
心態欠好的公交司機也挺風險的,要不都刑拘了唄?
還擱這弄「風險思想罪」呢?誰先弄出來,誰思想最風險,最應該關勞改所裡邊好好勞教勞教
優待動物和優待人不要區別的太開了,人用人權把優待動物和優待人分隔,可是本質上,優待動物和心思變態殺人的思想邏輯是共同的,說優待動物者紛歧定殺人,就像說優待過一部分品種動物的人紛歧定去優待其他品種的動物相同,人類馴化的、能取得到動物品種許多,優待動物者也不可能全都優待過,可是他有這個激動是必定的,僅僅恰巧沒找到適宜的罷了,不是他不想優待了。
很有傾向,但也紛歧定。
萬惡淫為首,論跡不管心,論心世上無完人。
會不會開展成殺人?紛歧定。
為什麼?由於兩者間紛歧定是遞進聯繫,哪怕是遞進聯繫,也還有法令,惡行有法令懲辦,也正是由於法令的震懾,一些惡行才不會被付諸完成。
據我所知,一般是心懷不滿才會殺人。而這個人是為了「滿意本身」做出了某個行為,他滿意了,還殺毛線人啊?當然要大力支撐啊。相反,你不讓他虐殺,他說不定心懷不滿就把你殺了。
知乎的答覆會讓你覺得虐殺是合理的。我現在看見虐殺就反胃,被支撐虐殺的噁心到的。
腦殼疼,知乎便是一個宣洩地,你想在這取得理性的答覆是十分難的了。主張去諮詢正規的醫院,問詢虐殺心思是否正常,要問是否會開展為殺人,僅僅稀有據標明罷了。
知乎是支撐虐殺合理化,不違法即可為的,所以他們是不認同的,不主張在知乎討論。
問題在於這種特定的心思需求究竟是什麼?
是特定於動物仍是無約束?
是會無限脹大仍是僅止於此?
是個人剛需仍是交際需求?
是僅求屠戮仍是巴望優待?
是心情所造成的仍是理性作為?
諾蘭導遊的《西部國際》,說的便是當人類在西部國際對機器人的全部行為都不約束的情況下,人道會演變成什麼容貌。
這些找樂子的人起先還拘束,心思遭到品德的捆綁。後來一些生性兇橫的人發現自己能夠隨心所欲,品德在這裡不發揮作用後,就開端很多虐殺機器人,導致了機器人的覺悟和復仇。
虐殺動物的人,底子沒有愛心。便是覺得法令不約束又才會對貓狗下毒手。在欺壓微小中尋求滿意,再開展下去欺壓弱者也是一念之差的事。所以這些人應該被斥責,這樣他們也不敢太過分

Pin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