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壓歲錢買了一個比較貴的耳機,給同學共享,但他徹底不在乎我感觸,說耳機一般般,欠好,我應該怎樣辦?
典型的想誇耀可是找錯人系列
或許在他眼裡那個真的是就一般
我拼多多九塊九包郵的耳機,搭檔都厭棄廢物貨,我就覺得挺好的,反而我覺得他們花幾千買個耳機幾乎便是傻子
你自己覺得值得就行咯,每個人眼光不一樣嘛,我是覺得糾結他人怎樣想是真的糟蹋人生。。。。
已然把東西拿出來給他人點評了,就要做好收到差評的預備,我的貓還有搭檔說醜爆了是隨意長長呢,再怎樣醜上天邊那也是我的世界榜首心愛寶物貓
&
–>
&
–>
儘管說,自己喜愛的東西就不要問他人好欠美觀,可是,被他人diss的自己剛買來還沒稀罕夠的東西真的挺難過,可是沒辦法,無論是ta是情商不行仍是眼光與你不同,你都不要過度介意,自己喜愛就好,他人說的話想聽就聽,不想聽就當他是無聊沒話找話。
這很正常,不必介意他人的觀點。這種行為無非就幾種狀況,有的人是因為看不慣你所以懟你,有的人就僅僅酸,還有便是與你有過節的想要報復你,這在大學裡再正常不過了,總比社會上一些外表笑嘻嘻背面捅刀子的強。我也是大學生,日子也比較尋求小資,考究時髦,耳機也是各種jbl、bose、Sennheiser,衣服鞋子最差Adidas、Nike,筆記本Alienware、MacBook換著用,沒事就去喝個下午茶,晚上聚眾下個館子什麼的。有人懟我,說我一身假、虛偽、炫富什麼的。我一開始也是比較苦惱氣悶,後來想想就豁然了,自己喜愛就好,何須介意他人言辭,你的形象其實在大多數人眼裡都是固定的。
我也有過幾回社會閱歷,發傳單、賣穩妥、倉管員、服務員以及下地幹農活等等,社會底層社畜的日子我體會過許多,被騙過幾回,被敲悶棍幾回,被孤立幾回,從高中到大學掙扎到現在才淺淺摸懂一點生存之道,不敢自居勞績,首要得益於一些刀子嘴豆腐心的長輩給我的一些啟示。想開了發現仍是校園最令人舒適,我們直來直去,沒有明爭暗鬥和離心離德,即便是學生會偶然有的一點彎彎繞繞相關於職場也僅僅過家家。人際交往上我們厭煩我都是直接表現出來,懟到我臉上,僅僅令人厭煩和憤慨罷了,但不需求過多的防備。不像社會上一些人,往常一同吃飯談天的搭檔忽然背面陰你一腳,防不勝防。心計婊可比快言快語傷人的可怕多了,而且有一些人實質並不壞,便是嘴上缺德,多加引導和調教也能成為不錯的朋友,我也有幾個不打不相識的老友,並沒有一開始我想像中的那麼差勁。即便是有過節的仇敵,在相同的利益唆使下,仍然能做朋友。
我以為大學仍是把學業搞通透了最重要,這是硬實力,和職場上的工作能力相似。然後便是人際交往要活,儘量要走心,但要明事理,知進退,再好的朋友都要堅持一點間隔。營建一個傑出的人品形象,凡事要以德服人,講道理,極個別難纏的再用強勢手法。關於你厭煩的一些人品差或者是缺德的小人,尤其是那種睚眥必報的,儘量不要與他起牴觸,那種人很難纏,纏上了還會拉低你的身段和品嘗。要漸漸的使用你的人際關係架空他,鎮壓他,拐彎抹角把他的惡劣展現給他人,直接告知他的同學朋友和師長,按部就班,最終他必定會變為眾矢之的的。還有針對他必定不要明面上表現出來,牢記不能背面說人壞話,背面說人壞話會大大拉低一個人的本質,背面儘量不要談論他人,說也只能說人好話。集體環境下,幹掉一個小人就要嬌縱他,把他的缺陷擴大,將他的各種缺陷印在他人形象裡,最終一擊喪命。
額,寫的有些昏暗了,但在步入社會職場官場和商場的人看來我這便是幼兒思想,還沒晉升到小學呢,嫩的很。恰當的反擊是對你仁慈的裝備,我喜愛做一個忠厚的人,而不是一個老實的人,所以精明也是讓自己的仁慈具有矛頭的必要條件。外表上的敵人永遠比暗處的敵人要好抵擋的多,自己先隱身暗處就會先取得優勢。這些精明的行為與你平常的忠厚老實並不牴觸,我自以為仍是比較仁慈善良的,中學大學以來常常協助同學、義務勞動、捐款,大學期間拔刀相助過兩次,還急救過一個忽然暈倒的同學。可是關於敵人我從不手軟,誘敵深入、精準衝擊這是粗茶淡飯,與人直接外表起牴觸我也幹過(以我現在的心態,那種直接騎到頭上動土的忍不了)。只要這樣你才幹取得我們的廣泛認可而且小人偽君子也不敢明面與你交惡,反而對你有少許敬畏。這些年我總結出來的經歷可以用八個字歸納,控制情緒、自律自省。
跑的太偏了,從耳機引申到了這兒,這些都是我的個人觀點,依據我的成長學習環境總結的一點經歷,期望你看了能有所啟示。
一個仰慕妒忌你的人說的話你要信任嗎?有一句話說得好,妒忌使我歪曲
你自己用 放在自己的耳朵上 管人家的嘴幹嘛 一句話:我覺得挺好 直接堵死他人的嘴

Pin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