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德與利益是否對立?
要看是什麼程度的品德。
假如以聖人的品德規範,那麼大多數利益與品德都是相悖的。
但是假如平常人的品德規範來說,這二者的牴觸並不大。
聽說春秋戰國時期的某位大商賈以為,發國難財的商賈是下乘,真實上乘的商賈發的是愛國財。
比如也很明顯,大名鼎鼎的民族企業家,華為老總任正非。用技能和商業支撐國家,故也得到國家支撐,在國內開展一路曉暢,名利雙收。
反面教材便是現代的賣國賊們,還有貪官蠹役,那是雞飛蛋打,聲名狼藉。
居中的便是萬達、阿里、騰訊等,一開端由於民族企業家的身份得到國家支撐,扶持本國工業。但是做大之後就開端尋求私益不顧大局了,又是跟國家搶單、又是金融獨佔、又是文娛霸權。利益是有了,但品德被放棄了。
所以利益和品德並不對立,僅僅多數人會在利益之前自動放下本沒必要放棄的品德。
荒謬絕倫!這是什麼問題?
為什麼不問法令與利益是否有牴觸?
這國際品德執行到位的話,根本就沒有法令什麼事了!也正是由於全國際沒有一致的品德規矩,紊亂不勝,某些國家才幹打著人道主義的幌子,今日打這個,明日打那個,但是打來打去人們才發現,人家根本便是拿著車牌的流氓,打著人道主義的幌子,想要降服全國際。
假如是個清平國際,朗朗乾坤,國際有條有理,潔淨的猶如一潭清水。它們的”人道主義”怎樣有機會去搞色彩革新?
水清則無魚,所以有些人成心誹謗品德,這樣法令才有存在的商場,今日為這個主持公道,明日為那個打官司,如同真的是十分正氣凜然。
質疑品德,你安的什麼心?
不對立。你需求的是他人不需求的,你有品德。你不需求的是他人需求的,你有利益。
愛國便是品德問題也是一個利益問題!
一:為什麼愛國是品德問題呢?
《孟子》梁惠王章句上凡七章中,孟子對梁惠王說了其間這麼一句話:『未有仁而遺其親也,未有義然後其君者也。』意思是說:『從來沒有講善良而遺棄自己爸爸媽媽的,也沒有講善良又卻變節國君的人。』(在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裡,國君、皇帝也是一個國家的標誌。)善良便是一個人品德的表現,也是一個人的質量涵養,一起一個講善良的人品德質量也崇高的,沒有一個講善良的人不愛自己的爸爸媽媽的,也沒有一個講善良的人不愛自己的國家的。講善良便是一個有品德的人,所以愛國是品德問題!
二:為什麼愛國也是一個利益問題呢?
《新序.雜事》中有一句話:『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意思是說:『皮都沒有了,毛往哪裡依靠呢?比方事物失去了藉以生計的根底,就不能存在。』相同的道理,沒有國,哪有家,國家都沒了,那裡能叫你安家樂業。國家不存,國家主權、莊嚴、利益受到了挑戰和危害,也一起影響了個人及家庭利益,國窮老百姓能富嗎?國強國富老百姓能窮嗎?民富國也窮不了,國富民也窮不了,只要國強壯富裕民才真實的富,利益才幹得以保證。國家利益和個人家庭利益休戚相關。大河沒水小河幹的道理,人人介之。所以說,愛國也是一個利益問題!
總歸,愛國是品德問題一起也是一個利益問題。
我愛我的家更愛我的國,活躍倡議國民,:『愛祖國!熱愛祖國!『
&
–>
沒對立 品德是要求他人的 而利益是要求自己的 所以才有了法令
品德與利益並不對立,品德是做人的基本原則,假如你連做一人的基本原則都沒有,又談何來說利益!
舉個比如:「比如說,你去大公司面試,那些公司都是挑選性情好,品德崇高,人品又好的人,而不會去挑選一個人品欠好,品德還損壞的人」。
品德這個詞出自品德經,不過這個詞現在被歪曲了,變成了取得利益的東西。不是品德與利益對立,而是人對立。

Pin It